走出浮躁的泥沼:關于技術與工作

選擇與熱愛
服務器君一共花費了220.063 ms進行了7次數據庫查詢,努力地為您提供了這個頁面。
試試閱讀模式?希望聽取您的建議

我覺得,技術與工作最理想的結合狀態是,自己能學習到新的技術,這些技術也能應用到工作中;工作的內容又不那么枯燥,都那么具有挑戰性。

程序員的工作首先應該是富有挑戰性的

有這么一句名言:

工作,它之所以成為工作,是因為你只需要工作而不需要思考。

你也許會對這句話有異議,但是大部分人和大部分工作確實是這樣的。工廠員工在流水線上機械地組裝,服務員每天重復著招待客人,廚師日復一日地烹制菜肴,等等。工作,就是人和機器之間的中間層,等到某一天機器人有這種功能了,人自然就不用工作了。

但是我覺得,如果你在工作中比別人多那么一點思考,也許你就會出類拔萃,程序員這份工作就是這樣。我認為,程序員的工作首先應該是富有挑戰性的。但是我見到很多國內的程序員,只是項目完了接著下一個項目,代碼重復了一遍又一遍……也許知道代碼有問題要重構,系統架構不好要改進,可是沒那么多時間啊,天天加班干活,項目時間緊迫。就這么惡性循環,就應了那句話:你說你有5年工作經驗,但在我眼里,你不過是將一年的工作經驗重復了5年。

程序員的工作是富有挑戰性的,但是這個是在國外,在國內,很少真的有程序員,能做到程序結伴,不斷挑戰新的高度。大多數是年輕的時候努力奮斗了幾年,到后來,因為本方向的發展空間不是很大了,但是又不能跳轉到其他的方向,怎么辦呢,帶幾個新人吧,這樣也有點領導的性質了。但是,有沒有想過,大學研究生讀了這么多年,工作寫了這么多代碼,突然有一天不寫了,轉做項目管理了。這也就是中國的IT的現狀,工作幾年之后大家都痛苦地拋棄了代碼,拋棄了自己以前的很多代碼積累。

程序員的工作與賺錢

我們出去工作,說到底,最根本的目的就是賺錢。但是,我們不能因為賺錢,而丟棄自己的信仰。

先來來看看這個一個故事吧:

照片上那個戴墨鏡的哥們, 叫 Nicholas McGuire, 是蘭州大學的客座教授。看到這個照片,和我一樣,一定有無數多的問題, 我一個一個幫你問,然后解答吧。

  • 你可能會奇怪,這么鄭重的場合, 他為什么戴墨鏡? 耍酷嗎 ?
  • 答:其實不是耍酷,Nicholas 其實是一個半盲人。
  • 別人都是西裝,他為什么只有襯衣 ?耍酷嗎?
  • 答:其實不是耍酷, Nicholas 真的沒有西裝,他穿的那身,是他能找到的最好的衣服。
  • 他到蘭州大學研究什么的? 是研究戈壁生態, 還是沙漠治理,還是蘭州拉面 ?
  • 答:其實都不是,他研究開源的嵌入式實時操作系統,?RTLinux, 以及與此相關的一切開源軟件以及嵌入式系統,是?RTLinux?的內核代碼管理員之一,不折不扣的高科技。
  • 他是蘭州大學高薪聘請來的嗎?
  • 答:沒有高薪,事實上,一直連薪水都沒有,直到今年,才申請了一些。
  • 他是不是每年來蘭州一兩個月,就當是度假?
  • 答:不是,他實實在在在蘭州大學呆 10 個月, 只有 2 個月回德國老家度假。
  • 他是不是只這樣做了 1 兩年.
  • 答: 不是,他從 2005 年開始,直到現在,一直這樣。
  • 他圖什么 ?
  • 答:?因為蘭州大學有一個叫周慶國的老師以及小組, 不停地向 RTLinux 的內核提交代碼。他去蘭州大學,就是要和他們一起工作
  • 蘭州大學的學生英語如何?能和他一起工作嗎?
  • 答: 他和蘭州大學的學生, 無論是生活都是開會還是寫文檔,通通遵循開源社區的標準, 用英語交流,木有問題。
  • 為什么選擇蘭州大學?
  • 答:因為蘭州大學有一個叫周慶國的老師以及小組, 不停地向 RTLinux 的內核提交代碼。
  • 周慶國老師拿到過國家項目的資助嗎?比如發展開源軟件基金,紅旗 linux 神馬滴。
  • 答:幾乎沒有,蘭州地處西部,離北京很遠,拿到項目很難,他能作的就是不停地研究代碼,提交代碼,向開源社區貢獻代碼。
  • 這個與賽靈思有神馬關系?
  • 答: 當他聽說賽靈思的在 ZYNQ 的 QEMU 模型上跑的開源 Linux 內核推出了,并且發布在 wiki.xilinx.com 上,立即就開始下載研究,跑起來, 即沒有要項目經費,也沒有要資助和捐贈,因為在開源人的眼里——無論是開源軟件還是開源硬件,開源就象信仰一樣,無需證明

看完這個故事有什么感想嗎?

不是每一個程序員都要成為比爾蓋茨,都要建立商業帝國成為世界首富。也不是每一個程序員都要做馬化騰,建立QQ帝國君臨天下。但是我覺得,每個程序員都應該向Dennis Ritchie(C語言之父)學習,在貝爾實驗室默默為計算機界奮斗一生。每個程序員都應該向Linus Torvalds學習,寫出改變計算機世界Linux但卻不爭名奪利。比爾蓋茨、馬化騰是IT商業化的代表,而Dennis Ritchie和Linus Torvalds則是計算機界學者的先驅。

臺灣作家龍應臺說了這么一句話:你可以選擇做官,你也可以選擇掙錢,但你不能選擇通過做官來掙錢。

同樣的,對程序員而言,你可以選擇研究技術,也可以選擇賺錢。但是以賺錢的心態去做程序員,那么你也許會品嘗不到技術的很多快樂。程序員是一個職業,一個專業的職業,那么作為一個程序員應該有一個專業上的目標,賺多少錢和程序員的專業素養沒有關系,你可以把賺多少錢開寶馬作為人生的目標,但是你作為程序員的目標不應該是賺錢。可以這么說,現在行業內的程序員很多都不是真正的程序員,對那些做著程序員工作的代碼工人來說,程序員只是一個混口飯吃的工作而已,那么工作的目的就是賺錢,盯著錢看就沒什么不對了。人生目標和自己的專業目標分不清楚,難怪哪頭都討不到好。專業和職業是兩碼事,專業關注的是你做事的能力,職業關系的是你在公司的職位,這個東西理不清楚就只能是兩頭不討好。真正的程序員應該是個熱愛技術的Geek,喜歡創造與挑戰,享受技術帶來的喜悅與創造帶來的成就感,而非不斷編寫著一遍又一遍重復code的碼農。

作為程序員應該追求的是自己專業素養上的提升,作為一個職員應該向著高薪努力,當然有的程序員自己又是老板,比如康盛創想的戴志康 ,那么作為老板又有另外的追求了。我覺得作為一個程序員,在一個程序員的社區里應該關注的是自己的專業而不是在這里大談程序員怎么怎么賺不到錢。

也許,每一個程序員在開始的時候都想過要寫出非常牛逼的程序,做個人人崇拜的高手,直到有一天,他發現他的代碼并不能改變世界的時候,就會向現實屈服,甚至拋棄往昔自己喜歡的編程。

與程序打交道,是我們選擇的工作,也是我們選擇的職業。程序員,應該是一個值得驕傲的稱號,而非是碼農的代名詞。走出浮躁的泥沼,我們會找到另外一個不同的自己。

走出浮躁的泥沼專題,完。

延伸閱讀

此文章所在專題列表如下:

  1. 走出浮躁的泥沼:為什么會浮躁
  2. 走出浮躁的泥沼:把一件事做到某種境界
  3. 走出浮躁的泥沼:學會享受學習過程的樂趣
  4. 走出浮躁的泥沼:浮躁的社會原因
  5. 走出浮躁的泥沼:僅專注就能勝過大部分人
  6. 走出浮躁的泥沼:關于技術與工作

本文地址:http://www.zqhthc.tw/librarys/veda/detail/2339,歡迎訪問原出處。

不打個分嗎?

轉載隨意,但請帶上本文地址:

http://www.zqhthc.tw/librarys/veda/detail/2339

如果你認為這篇文章值得更多人閱讀,歡迎使用下面的分享功能。
小提示:您可以按快捷鍵 Ctrl + D,或點此 加入收藏

閱讀一百本計算機著作吧,少年

很多人覺得自己技術進步很慢,學習效率低,我覺得一個重要原因是看的書少了。多少是多呢?起碼得看3、4、5、6米吧。給個具體的數量,那就100本書吧。很多人知識結構不好而且不系統,因為在特定領域有一個足夠量的知識量+足夠良好的知識結構,系統化以后就足以應對大量未曾遇到過的問題。

奉勸自學者:構建特定領域的知識結構體系的路徑中再也沒有比學習該專業的專業課程更好的了。如果我的知識結構體系足以囊括面試官的大部分甚至吞并他的知識結構體系的話,讀到他言語中的一個詞我們就已經知道他要表達什么,我們可以讓他坐“上位”畢竟他是面試官,但是在知識結構體系以及心理上我們就居高臨下。

所以,閱讀一百本計算機著作吧,少年!

《代碼整潔之道》 馬丁(Robert C. Martin) (作者), 韓磊 (譯者)

軟件質量,不但依賴于架構及項目管理,而且與代碼質量緊密相關。這一點,無論是敏捷開發流派還是傳統開發流派,都不得不承認。《代碼整潔之道》提出一種觀念:代碼質量與其整潔度成正比。干凈的代碼,既在質量上較為可靠,也為后期維護、升級奠定了良好基礎。作為編程領域的佼佼者,《代碼整潔之道》作者給出了一系列行之有效的整潔代碼操作實踐。這些實踐在《代碼整潔之道》中體現為一條條規則(或稱“啟示”),并輔以來自現實項目的正、反兩面的范例。只要遵循這些規則,就能編寫出干凈的代碼,從而有效提升代碼質量。

更多計算機寶庫...

英超直播吻球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