握緊手中的時間之沙

在有限的時間里創造更大的價值
服務器君一共花費了67.193 ms進行了4次數據庫查詢,努力地為您提供了這個頁面。
試試閱讀模式?希望聽取您的建議

每個人的生命就像沙漏,里面裝的沙子總量大致相當,不同的是,有的沙漏頸部較細,有的沙漏頸部較粗。 頸部較細的沙漏能夠抓住每一粒時間之沙,即使沙子總量一樣,也能擁有更長的生命。 -- 《暗時間》

《暗時間》是一本很好的關于思維訓練的書,我們可以將其研究成果引入到我們的學習與思考當中來。

1.?看書挑剔,只看經典。如何選擇經典,可以到網上做做功課,看看評價,綜合分析一下。

2. 做讀書筆記。一是將自己閱讀的時候的思考(包括閃念)總結下來,二是將書中的好例子摘抄下來。(這個習慣是一年前才養成的,發現受益極大。)有了google note,筆記可以加上tag,非常便于回顧,加深理解。我覺得,人與人學習的差距不在資質上,而在花在思考的時間和思考的深度上(后兩者常常也是相關的)。

3. Google&Wiki(遇到問題做的第一件事情,也是學習某個東西做功課(homework)最先用到的東西。

4. 提到思考,我有一個小習慣。利用走路和吃飯的時候思考,還有睡覺前必然要弄一個問題放在腦子里面,在思考中迷糊入睡。發現這樣一來往往在不知不覺中多出來大量的思考時間。

如果你有一臺計算機,你裝了一個系統之后就整天把它擱置在那里,你覺得這臺計算機被實際使用了嗎?沒有。因為CPU整天運行的就是空閑進程。運行空閑進程也是一天,運行大數據量計算的程序也是一天,對于CPU來說同樣的一天,價值卻是完全不一樣的。

將思考成為習慣還有一個很大的好處——避免焦慮。卡耐基用一整本書講了一個有效的做法來避免焦慮——底線思考。然而實際上還有另一個有效的做法,就是投入地做另一件事情。不去想“喜馬拉雅山上的猴子”的方法并不是使勁的告訴自己不去想“喜馬拉雅山上的猴子”,因為那樣等于就是腦袋里想了那只猴子,正確的做法是真的不去想那猴子,而是想別的。用別的東西充滿工作記憶,其他的神經活動自然會被抑制(神經科學基本事實)。所以,感到焦慮的時候不妨思考吧,甚至完全可以去理性分析和思考導致焦慮的問題本身,將其拆解,分析來源,在不知不覺中,大腦的工作重心就從情緒模塊轉向了推理模塊了,而且這思考也可能順帶更有效地解決了導致焦慮的問題呢:)

5. 重要的事情優先(詳見史蒂芬·柯維的《高效能人士的七個習慣》或《要事優先》)。盡量避免瑣事騷擾,不重要的事情能不做就不做。有時候,緊急的事情往往只是當事人覺得必須馬上做完才顯得緊急或者干脆就是緊他人之急,最糟糕的就是純屬性格上原因覺得每件事情都得第一時間完成,很多看上去緊急的事情實際上并不是真的"不能再拖了",有的干脆就并不需要或值得去做。有很多事情都是可以先放一放甚至完全let go 的,否則的話就整天被所謂"緊急"的事情牽著鼻子走了。

6. 重要的事情營造比較大的時間塊來完成。比如一本好書,或者一個重要的知識點,最好不要切得太瑣碎了看,否則看了后面忘了前面。不利于知識的組織&聯系。

7.?多看心理學與思維的書,因為它們是跨學科的。知識分兩種,一是我們通常所謂的知識,即領域知識。二是關于我們的大腦吸收知識的機制的知識,后者不妨稱為元知識。雖說這也是領域知識,但跟其它的領域知識不同的是,它指導著我們學習其它所有的領域知識。

8. 學習一項知識,必須問自己三個重要問題:

  • 它的本質是什么。
  • 它的第一原則是什么。
  • 它的知識結構是怎樣的。

9.?獲得的多少并不取決于讀了多少,而取決于思考了多少、多深。

10.?善于利用小塊時間,也就是《奇特的一生》中所說的“時間下腳料”,如何利用前面有幾個方法。同時,也善于創造整塊時間(如通過要事優先)。

如果你正在學習一門專業,你使用自己所投入的天數來衡量,很容易會產生一種錯覺,認為投入了不少時間,然而其實,“投入時間”這個說法本身就是荒唐的,實際投入的是時間和效率的乘積。走路、買菜、洗臉洗手、坐公車、逛街、出游、吃飯、睡覺,所有這些時間都可以成為“暗時間”。那么利用這些時間進行思考,反芻和消化平時看和讀的東西,讓你的認識能夠脫離照本宣科的層面。這段時間看起來微不足道,但日積月累將會產生龐大的效應。

能夠迅速進入專注狀態,以及能夠長期保持專注狀態,是高效學習的兩個最重要習慣。

11. 關于習慣的養成,必須要說明的:經常看到有些人評論說,說說容易,做起來哪有那么容易啊(另一個無關習慣的“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則是因為紙上談兵不可能算計到所有現實中的因素,但那是另一個問題)。對此我要說的是,做起來當然不容易,所謂江山易改,本性難移。人的性格和認識事物的框架是長期積累養成的,并且人們非常珍視自己的信念(英語里面表達不相信某個東西叫做“I don’t buy it”)。從進化心理學上這是有依據的,一個經過時間檢驗的信念往往是更靠譜的。只不過可惜的是靠譜不代表最佳,一個信念能讓你活下來并不代表能讓你活得最好(詳見《Mene Genes》,更多的例子參見《How we know what isn’t?so》)。

我們評判一個信念的標準是satisficing 原則(即足夠,能行就好,這個術語不是我提的,是大牛Herbert Simon 提的),并不是optimizing 原則。話說回來,為什么說起來容易做起來難,是因為“說”只是理性上承認正確,并沒有考慮到我們每個人大腦中居住的那個非理性自我。這個自我以強大的情緒力量為動機,以習慣為己任,每時每刻都驅使著我們的行為。因為它掌握了“情緒”這個武器,所以我們只能時時拿它當大爺。不記得是哪位哲學家說的了,理性是感性的奴隸。那么,是不是就是說無法克服既有習慣了?以我的經驗(以及觀察到的別人的經驗),還是可以的。第一條就是認識到習慣的改變絕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承認它的難度。第二條就是如果你真想改掉習慣,就需要在過程中常常注意觀察自己的行為,否則習慣會以一種你根本覺察不到的方式左右你的行為讓你功虧一簣。有一個認知技巧也許可以緩解更改習慣過程中的不適:即把居住在內心的那個非理性自我當成你自己的孩子(你要去培養他),或者你的對手(你要去打敗他)也行。總之不能當成自己,因為每個人都不想改變自己。這里轉一個認知技巧的例子:李笑來老師在《把時間當作朋友》(順便也推薦這本開放電子書)中提到他一個朋友用另一個認知技巧來克服背單詞的枯燥的:

因為,一共要搞定20,000個單詞,而因此可能獲得的獎學金是每年40,000美元左右——并且連續四年沒有失業可能(后來的事實是,他直到五年之后才獲得了博士學位)。當時的美元兌換人民幣的匯率差不多是8:1,所以,大約應該相當于320,000元人民幣。而如果一年的稅后收入是320,000元人民幣的話,那么稅前就要賺取差不多400,000元人民幣。那么,每個單詞應該大約值20元人民幣——這還只不過是這算了一年的收入而已。所以,他終于明白背單詞是非常快樂的。他每天都強迫自己背下200個單詞。而到了晚上驗收效果的時候,每在確定記住了的單詞前面畫上一個勾的時候,他就要想象一下剛剛數過一張20元人民幣的鈔票。每天睡覺的時候總感覺心滿意足,因為今天又賺了4000塊!注意,這跟自我欺騙不同。一來,我們的情緒系統只能這般對付(《Synaptic Self》中提到,大腦中的新皮層(neocortex,所謂“理性”居住的地方,尤其是前額葉)在進化歷史上是較為新近的年代才進化出來的,跟底層較原始的模塊(如主管情緒的杏仁核)之間的神經網絡溝通并不是合作無間,這就解釋了為什么有些事情我們明明知道是對的,但就是不能說服自己,情緒還是在那里不依不撓的驅使你去做另一樣事情)。二來,我們知道在干什么,所以不能算欺騙:P 總之,對于習慣的更改,除了最重要的一日三省,加上一些認知技巧(其實每個人都是自己的心理學家,你可以自己看看能不能想出什么法子)。其實是沒有什么速效銀彈的。但是,知難而不退嘛,值得做的事情幾乎總是如此:)

本文地址:http://www.zqhthc.tw/librarys/veda/detail/2059,歡迎訪問原出處。

不打個分嗎?

轉載隨意,但請帶上本文地址:

http://www.zqhthc.tw/librarys/veda/detail/2059

如果你認為這篇文章值得更多人閱讀,歡迎使用下面的分享功能。
小提示:您可以按快捷鍵 Ctrl + D,或點此 加入收藏

大家都在看

閱讀一百本計算機著作吧,少年

很多人覺得自己技術進步很慢,學習效率低,我覺得一個重要原因是看的書少了。多少是多呢?起碼得看3、4、5、6米吧。給個具體的數量,那就100本書吧。很多人知識結構不好而且不系統,因為在特定領域有一個足夠量的知識量+足夠良好的知識結構,系統化以后就足以應對大量未曾遇到過的問題。

奉勸自學者:構建特定領域的知識結構體系的路徑中再也沒有比學習該專業的專業課程更好的了。如果我的知識結構體系足以囊括面試官的大部分甚至吞并他的知識結構體系的話,讀到他言語中的一個詞我們就已經知道他要表達什么,我們可以讓他坐“上位”畢竟他是面試官,但是在知識結構體系以及心理上我們就居高臨下。

所以,閱讀一百本計算機著作吧,少年!

《編程珠璣(第2版)》 Jon Bentley (作者), 黃倩 (譯者), 錢麗艷 (譯者)

《編程珠璣(第2版)》是計算機科學方面的經典名著。書的內容圍繞程序設計人員面對的一系列實際問題展開。作者Jon Bentley 以其獨有的洞察力和創造力,引導讀者理解這些問題并學會解決方法,而這些正是程序員實際編程生涯中至關重要的。

更多計算機寶庫...

英超直播吻球网